白癜风
白癜风治疗
治疗概述

就诊科室:皮肤性病科 皮肤科

治疗方式:药物治疗 支持性治疗

治疗周期:1-3个月

治愈率:10%(早期白癜风是可以治愈的)

常用药品: 驱白巴布期片 复方白芷酊

治疗费用:根据不同医院,收费标准不一致,市三甲医院约(2000--10000元)


白癜风西医治疗

1、药物治疗:

(1)补骨脂素(psoralen)及其衍生物:如甲氧沙林(8-甲氧补骨脂素)每天20~40mg,服后1~2h照长波紫外线或外用1% 甲氧沙林(8-MOP)溶液后照射长波紫外线(PUVA疗法)连用数月,有时有效。但要注意本药的毒副作用较大。或用制斑素注射液(补骨脂素制剂)肌注,每天1次,每次2~4ml。

(2)大剂量维生素:如维生素B族、维生素C、维生素P长期服用。也有报告用氨苯甲酸(对氨基苯甲酸,PABA)内服或注射、皮质类固醇激素口服。

(3)有用含铜的药物等治疗本病的报道。如0.5%硫酸铜溶液口服,成人10滴/次,3次/d(儿童酌减)。

(4)免疫调节剂如左旋咪唑口服,成人每2周连服3天,150mg/d,分3次服,连续5~6周左右,儿童酌减。或冻干卡介苗(BCG)肌注、口服牛胎盘等。

(5)皮肤刺激剂局部涂擦,使皮肤发炎,促使色素增生、常用者有30%补骨脂酊、氮芥酒精(盐酸氮芥5ml加95%酒精10ml),苯酚(纯石炭酸),25%~50%三氯醋酸,斑蝥酊等。此法只适用于小片皮损,涂后皮损处可出现大疱。

(6)皮质类固醇激素如1%去炎松混悬液皮损内注射。0.2%倍他米松加入40%二甲基亚砜外涂。各种皮质激素霜剂、软膏如丙酸倍氯美松软膏、卤米松霜剂、去炎松尿素软膏等局部封包治疗。

2、手术治疗:近年来有采用全层皮肤移植白癜风皮损区,愈后行PUVA治疗,亦有采用黑素细胞自身移植术获得成功的报道。

3、脱色疗法:又称逆向疗法,适用于皮损面积大,超过体表面积一半以上者,可用3%~20%氢醌单苯甲醚(monobenzyl ether of hydroquinone)霜外搽等。

4、物理疗法:对小片皮损可用长波紫外线照射,或用Bucky境界线照射。

白癜风中医治疗

1、风湿蕴热型:

【主症】:皮损表现为白斑粉红,边界清楚,多见于面部及外露部位,可单发或多发。一般发病比较急,皮损发展较快,皮肤变白前常有瘙痒感。伴有头重、肢体困倦,口渴不欲饮。舌质红,苔白或黄腻,脉浮滑或滑数。

【病机】:风为阳邪,善行数变,具有向上、向外的特性,故皮损发展较快,变化不一,多发于头面及外露部位,风邪易挟湿而蕴热,故见头重体困,口渴不欲饮诸证。

【治法】:清热利湿,活血散风。

【方药】:白蒺藜,浮萍,何首乌,赤白芍,秦艽,防风,冬瓜皮,茯苓,苍术,苍耳子,龙胆草,白薇等。

2、肝气郁结型:

【主证】:皮损表现为白斑色泽明暗不一,无固定的好发部位,白斑或圆或长,或为不规则云片状,无痒痛感。发病可急可缓,但多随精神变化而加剧或减轻,较多见于女性。可伴有急躁易怒,胸胁胀满,月经不调等症。舌质偏红,苔薄黄,脉弦。

【病机】:肝主疏泄,调节气机,若七情内伤,使肝气疏泄失常,气机紊乱,气血失和,日久则肌肤失养而成白斑,肝气横逆则急躁易怒,胸胁胀满。

【治法】:疏肝解郁,活血祛风。

【方药】:当归、郁金、赤白芍、益母草、白蒺藜、香附、灵磁石、茯苓等。

3、肝肾不足型:

【主证】:皮损表现为明显性脱色白斑,边界截然,颜色纯白,或局限于一处,或泛发于各处,脱色斑内毛发变白,病程较长,发展缓慢,治疗效果不显著,多有家族史。可伴有腰膝酸软,头晕耳鸣,两目干涩,舌质淡,苔薄,脉细弱无力。

【病机】:肾藏精生髓通于脑,开窍于耳;肝藏血,主筋开窍于目,肝肾同源,精血互生。若先天禀赋不耐,肾精亏损则肝血不足,髓海失充,耳目失荣,肌肤失养则见肤生白斑,耳鸣目涩诸症。

【治法】:滋补肝肾、养血祛风。

【方药】:首乌藤,补骨脂,黑芝麻,女贞子,旱莲草,覆盆子,生地,熟地,枸杞子,仙灵脾,仙茅,白蒺藜等。

4、气滞血瘀型:

【主证】:皮损多为不对称性白斑,边界清楚,多发于外伤或其他皮肤损伤后,白斑色偏暗,可有轻微疼痛感。斑内毛发变白,病情进展缓慢,疗效缓慢,可伴有面色发黯,肌肤甲错。舌质紫暗或有瘀斑,舌下静脉迂曲,苔薄,脉细涩。

【病机】:气血淤滞,经络受阻,毛窍闭塞,不能荣养体肤而成白斑,如《医林改错》所言“血淤于皮里”所致;血行不畅,肌肤失养,则面色发黯,肌肤甲错。

【治法】:活血化瘀,祛风通络。

【方药】:通窍活血汤。常用药物:红花、桃仁、赤白芍,麝香,刘寄奴,丹参,紫草,威灵仙,川芎,老葱,鲜姜等。

5、气血两虚型:

【主证】:皮损表现为白斑颜色较淡,边缘模糊不清,发展缓慢。常伴有神疲乏力,面色白,手足不温,舌质淡,苔薄,脉细无力。

【病机】:气为血之帅,血为气之母,气血具有相互滋生的作用。《灵柩.邪客篇》曰“营气者,泌其津液,注之于脉,化以为血。”所以无论是气虚或者血少,均可导致气血两虚,皮表失于养润则出现白斑,气血两虚,则见神疲乏力,面色白,手足不温。

【治法】:补益气血,疏散风邪。

【方药】:黄芪,党参,当归,赤白芍,何首乌,旱莲草,防风,白术,鸡血藤,桂枝等。

6、血热风燥型

【主证】:皮损表现为白斑色泽光亮,好发于头面部或身体的上半部。发病比较迅速,蔓延较快。伴有五心烦热、口干、失眠、头晕等症。舌质干红、苔少,脉细数。

【病机】:阴血不足,虚热内生,久病化燥生风,风性向上,故见皮损好发于上半身,血热伤阴,津液亏损,则见口干,五心烦热诸症。

【治法】:养血润燥,消风祛斑。

【方药】:生地,何首乌,白芍,旱莲草,丹参,桑白皮,白蒺藜,白僵蚕,荆芥,防风,白附子等。

7、脾胃虚弱型:

【主证】:皮损表现为白斑颜色萎黄,好发于面部及口唇,小儿多见,病情发展比较缓慢。伴有纳食减少,脘腹胀满、身倦乏力、面色萎黄。舌质淡、苔白,脉象虚弱。

【病机】:脾胃为后天之本,主消化和运化水谷精微而荣养周身。由于各种致病因素影响脾胃功能,使气血化生不足,不能濡养皮肤而发生白斑。脾开窍于口,其华在唇,故见口唇易生白斑。

【治法】:调和脾胃,益气养血,润肤。

【方药】:党参,黄芪,白术,茯苓,山药,当归,丹参,赤芍,防风,白蒺藜,砂仁,白扁豆,白附子等。

8、心肾不交型:

【主证】:皮损多发于一侧肢端,常沿着一定的神经区域分布。好发于青壮年,常突然发病,病程短而发展较快,发病前常有一定的神经精神因素。伴有心悸、失眠、健忘、腰膝酸软。舌质红,苔薄白,脉弦细。

【病机】:《灵柩.本神篇》曰“所以任务者谓之心。”心主神志。若忧思过度,耗伤心阴,或肾精虚亏,水火不济,均可导致神失所依,则心悸,失眠、健忘、肤失所养,则生白斑。

【治法】:交通心肾,滋阴养血。

【方药】:熟地,山药,山萸肉,补骨脂,茯苓,泽泻,丹皮,阿胶,党参,白术,黄连,远志,五味子等。

(以上提供资料及其内容仅供参考,详细需要咨询医生。)

咨询在线医生我要提问